欢迎您来到运兴财富网,低成本交易从这开始

国际期货手续费单边5美金,双边共10美金/手;50ETF期权手续费单边7.5,双边共15元/张。1分钟自助开户,开启低成本交易!

原油供应端危机显现,伊朗蠢蠢欲动

最近两周,油价终于从持续了1个多月的阴霾中恢复过来,上周油价出现了自2019年1月以来最长的上涨,昨夜油价反弹至每桶58美元上方,再次录得一年多来最长时间的上涨。

有人说这是因为冠状病毒造成的经济影响已经得到解决,有人认为这是因为美国对俄罗斯最大产油国的制裁以及利比亚冲突将焦点从病毒驱动的需求担忧转向供应威胁。

但无论如何,可以明确的是,原油交易员的一部分注意力终于从需求端转向了被忽视已久的供给端。更有分析认为,全球供应的任何中断迹象,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疫情对需求的压力,其冲击程度或不亚于亚洲央行推出刺激计划以提拉需求。

原油供应端危机显现,伊朗蠢蠢欲动 市场行情  第1张

昨夜的消息显示,特朗普批准对俄罗斯石油公司的子公司Rosneft Trading SA进行制裁。在制裁文件中,美国给其包括在欧洲的盟国90天期限以切割与Rosneft Trading的关系。

市场解读道,俄罗斯石油公司帮助出售向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as Maduro)政权提供资金的石油而成为美国的目标。由于俄罗斯石油公司是委内瑞拉原油的主要出口商,美国此举可能会影响委内瑞拉的原油出口能力,切断马杜罗政权的主要现金来源。

Rapidan Energy地缘政治风险主管费尔南多·费雷拉(Fernando Ferreira)表示,随着制裁的实施,炼油商将更不愿购买委内瑞拉的石油,船东们可能也不愿与Rosneft进行交易。到今年年底,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可能会从1月份的每日85万桶降至每日60万桶左右。

不仅如此,还有分析指出,此举还可能影响到其那些急需委内瑞拉石油的买家们,例如,俄罗斯、中国和印度。

根据航运报告和彭博汇编的船舶跟踪数据,今年1月,在这个拉美国家每日874649桶的出口量中,这家俄罗斯最大石油生产商的瑞士公司占了约一半。而在去年,出口至印度的石油占该国全部石油出口的39%左右。

AxiCorp亚太市场策略师斯蒂芬·英尼斯(Stephen Inne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俄罗斯石油公司受制裁的子公司一直是委内瑞拉代理货物的主要渠道,这些货物主要运往印度和中国的炼油厂,切断这条亚洲供应渠道将为油价提供一些支撑。

据了解俄油交易的四名亚洲交易员透露,针对俄油交易的制裁将直接打击该公司将委内瑞拉原油输往中国的业务。

他们表示,尽管ESPO Blend和Urals等俄罗斯其他主要原油等级由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不同部门销售,因此不会受到制裁的阻碍,但银行和保险公司在确定俄罗斯石油公司实体之间的关系时,可能会更加谨慎地支持这类交易。

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杰弗里·哈雷(Jeffrey Halley)在雅加达通过电话表示:

“制裁只会提供暂时的喘息之机,不会从结构上改变市场的供应过剩。我们看到了调整后反弹的最佳表现。说到底,世界上的石油还是太多了。

然而,供应端的坏消息还不止这一条。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确认下一次欧佩克+会议计划在3月6日举行,而加深减产行动中最值得依靠的国家沙特却可能力不从心了。 

据当地新闻媒体Mubasher援引联合组织数据倡议(JODI)的数据显示,沙特阿拉伯的2019石油出口量年同比下降了10.75%,包括原油和石油产品在内的沙特石油出口总量在2019年平均为833.9万桶/天,低于2018年934.4万桶/天的平均出口量。

不仅如此,根据JODI数据库公布的数据,在2019年的任何一个月,沙特原油出口量都没有超过每日740万桶。换句话说,即使沙特有意承担更多的减产压力,但由于目前的减产压力已经相当沉重,或难再实施更大规模的减产。

那么,你认为对于短期的油价而言,更重要的是疫情的变化,即市场的原油需求预期,还是那些来自供给端的负面消息呢?

一直以来,尽管遭受着美国的各种极限制裁,但伊朗一直被指挂着伊拉克石油的名号或者利用各类航运骗术,继续出口自己的石油。据Oilprice最新报道,德黑兰即将采取行动,以大幅提高其主要油田的开采度。

上周,伊朗油长赞加内宣布将与伊朗大型基建和电力建设公司——麦纳集团(MAPNA Group)签署一份价值13亿美元的合同,以提高两个位于胡齐斯坦省(Khuzestan)的在岸油田开采度。理论上,这份合同可能被视为伊朗政治想转向讨好西方的迹象,这种温和的转变也是伊朗总统鲁哈尼和其支持者所拥护的。

在2018年美国重新实施制裁之前,伊朗所有油田的平均开采度为5.5%,但目前,该数字已经下降至4.5%。相比之下,沙特的开采度为50%,并且已计划在未来三年内将开采率提高至70%。不同国家石油开采的难易程度基本相同,排除资本支出后平均每桶的采油成本为2-3美元。所以,伊朗和沙特之间的开采度出现天壤之别并非因为客观原因。

伊朗石油部高级官员上周透露,伊朗希望通过上述计划在未来三年,将其油田的平均开采度提高至25%,以缩小与邻国的差距。伊朗的主要油田群位于西卡伦(West Karoun)地区,共拥有至少670亿桶石油。开采度每提高1%,那么可开采的石油就能增加6.7亿桶。即使油价只有50美元/桶,伊朗的石油收入也可以增加340亿美元。

早在美国重新实施制裁之前,伊朗就已经在以最佳方式挑选公司以提高主要油田的开采度。当时伊朗已经与一些国际石油公司签署或者准备签署协议,允许他们掌管相应的开采活动,其中包括一些顶尖的欧洲和亚洲公司,但美国2018年5月突然宣布单方面宣布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核协议,打断了这一切。

尽管如此,欧盟并不支持美国退出协议,因而实施了“阻断法令”。当时除了法国的道达尔(Total)从南帕尔斯11期气田撤出以外(以及原则上同意撤出伊朗南阿扎德甘油田),其余大部分北欧公司依旧愿意继续与伊朗合作。

这些北欧公司与伊朗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他们当时对提高开采度有着绝对的自信。他们有信心将开采度在一年之内提高至12%,在两年内提高至15%,在三年内提高至20%。

“但即使如此,美国当时仍然能对这些公司施压,导致合作失败,因而增加开采度的重任落在了与伊朗革命卫队(IRGC)有关的公司身上,但当时伊朗的石油开采度至少下降了1%。”消息人士补充道:

“这就是为什么伊朗政府现在转向麦纳集团的原因,因为它是一家合适的、商业运营的独立公司,而且在建设伊朗电力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成就。上述合同显示,伊朗政府最终还是偏向商业考虑,这促使他们自2018年制裁以来,进一步摆脱伊朗革命卫队的影响,而且可能标志着未来也会有重大转变。”

麦纳集团不仅与伊朗所有领先的大学紧密合作,为大型项目开发所需的技术和工程系统,而且还可以利用其他资源来优化开采率。 例如,它与德国工程巨头西门子有着长期良好的合作关系,就在不久前,它与德国西门子签署了一项协议,该协议将使其能够获得在伊朗制造德国公司F级燃气轮机的技术知识。消息人士说,“德国一直是伊朗最坚定支持者,反对近期美国采取的所有行动。”当然,除此之外,伊朗还获得了俄罗斯的所有石油工程技术和专业知识,这是两国之间正在进行的交易的一部分。

按照上述为期十年的合约,麦纳集团将重点开发在胡齐斯坦省西南部的两个油田:Parsi和Paranj,它们的储量估计为120亿桶。目前两个油田的石油产量合计为5.2万桶/日,合同要求将其提高至8.5万桶/日。尽管合同要求的核心部分投资额为8.76亿美元,但考虑到开发这两个相对欠发达油田所需的工作规模,总投资预计将达到13亿美元左右。除了积极的EOR(强化采油)技术外,这项工程还包括淡化海水和29口新井和潜油井的钻探,尤其是在Parsi上,Parsi的采油量曾在全盛时期达到45万桶/日。消息人士总结道:

“如果麦纳可以在未来12个月内持续提高这两个油田以及其他已参与油田的开采度,甚至令它们的开采度提高到7%,这将是削减伊朗革命卫队在伊朗石油部门影响力的重要一步,进而有助于缓解伊朗和美国之间的矛盾,复活伊朗核协议也将变得更加指日可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