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运兴财富网,低成本交易从这开始

国际期货手续费单边5美金,双边共10美金/手;50ETF期权手续费单边7.5,双边共15元/张。1分钟自助开户,开启低成本交易!

石油价格混战,特朗普收储能否控制住油价?

石油价格混战,特朗普收储能否控制住油价? 市场行情  第1张

01一切源于页岩油革命

石油的有机成因说,认为石油来自于遥远地质年代的有机沉积,常规石油讲“生、储、盖”。

形象地理解一下:

第一,生油。(无机论认为地幔就可以生油气,个人观点认为是实验室的偶然,不是目前石油生成的必然)。有机沉积形成的沉积岩随着沉降,温度和压力都会越来越高,内部的有机质就向石油转变(干酪根理论)。

第二,迁移。地球的板块是会移动的,会造成岩层的挤压和断层,在生油层中的油气将向更浅的地层去移动。

第三,聚集。有些岩层,比如碳酸岩(珊瑚礁),就像海绵一样,会把这些迁移过来的油气吸收,形成储层。

第四,圈闭。如果储层上方有其他致密的岩层,形成“背斜(倒扣的碗)”就是一个圈闭构造。我们常规石油就是钻取这个储层的资源。

可以很自然地联想,如果生油层(页岩层)的资源没有被挤出去,或者没有完全挤出去。整个生油层越埋越深,这个生油层也是储油层,这不就是页岩油么?如果生油层地质年代年轻,深度不够,温度压力也没有那么高,有机质的转变就不成熟。

这个页岩层开采出来,就是油页岩(油母页岩)。中国在抚顺、茂名和新疆,就有很多油页岩。所以页岩油气(SHALE OIL)和油页岩,都是属于生油层的资源,但一个成熟,一个不成熟。

所谓成熟,就是有机质转变为天然气和轻烃、轻油。不成熟,就是还是粘稠的状态。页岩油的页岩所在的深度决定了它是页岩气为主还是页岩油为主。

“页岩气是从页岩层中开采出来的天然气,成分以甲烷为主,是一种重要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

页岩气的形成和富集有着自身独特的特点,往往分布在盆地内厚度较大、布广的页岩烃源岩地层中。较常规天然气相比,页岩气藏具有自生自储特点,页岩既是烃源岩,又是储层,不受构造控制,无圈闭、无清晰的气水界面。

页岩气埋藏深度范围大,埋深从200米到深于3000米。大部分产气页岩分布范围广、厚度大,且普遍含气,这使得页岩气井能够长期地以稳定的速率产气,具有开采寿命长和生产周期长的优点。”

美国具有得天独厚的页岩油气资源。从卫星图上,就明显看出来,美国的二叠纪盆地的巨大形状!北美板块和太平洋板块是南北错动而不是南亚次大陆与亚洲板块的正面挤压,使得整个地区的页岩层完整的保存下来。这就是美国页岩油气的资源基础。从加拿大阿尔伯特到墨西哥湾,都是海相沉积!分布着诸多的页岩油气盆地。

02倔强的老头引领的革命

页岩油气资源潜力巨大,但不是之前没有认识到。主要的问题在于,深埋在地下的页岩层,属于致密岩层。岩层渗透性很差,油气自己出不来!相关的资源被大石油公司的工程师判了死刑!

1982年, 页岩油气之父米歇尔(Mitchell)获得美国天然气管道公司比现货高出1.25美元的长期供气合同,开始研究Barnett页岩气开发.

用不同厚度与重量的凝胶和氮泡沫试验,结果虽能使材料致裂,但出气量微;为节省凝胶成本,试验用水作润滑剂来降低摩擦力,尝试将水注入页岩中,先后试验了30口井的水力压裂研究(600万美元试验费)。

即使这样,开发页岩气的难度仍然很大,现行技术有限,如果没有大的技术进步,米歇尔公司可能无法持续下去。有数据显示,在1981年至1997年期间,米歇尔能源共投入约2.5亿美元,这一阶段更多的是烧钱。在这期间,米歇尔能源甚至多次想到放弃页岩气项目。

1998年,数次失败后,终于产生大的裂隙网,易于将水抽干,随后涌出天然气流。

1999年,数十口井后,决定将其公司出售,但少人问津,油气业界不认可页岩气井。

2002年,Devon能源公司一改初衷,花35亿美元购买Mitchell公司及其页岩水力压裂专利;至2002年,约1万口井(含1000口野猫井),获200口油井和350口气井,天然气水平钻进技术领先,花费2.5亿美元。

2013年7月26日,George P. Mitchell在加尔维斯顿的家中逝世,享年94岁。他是水力压裂与页岩气经济提取开拓者,德克萨斯地产开发商和慈善家,罾获美国天然气研究院终身成就奖。

中等规模的天然气公司——Mitchell公司凭一己之力开启页岩气革命:一个拥有庞大供气合同的天然气勘探供应商,敏锐地感觉到天然气价必升,利用其天然气产出的地质知识,潜心从事页岩气勘探研究,最终成功。政府及科研机构几乎未起作用,只是放开了天然气价格。这归功于Mitchell倔强性格、商业行为和冒险精神。

03疫情波及下的价格战

美国借页岩油气革命,成功摆脱了油气进口依赖,并成为第一大油气生产国,去年底也实现了石油净出口。美国的石油独立,重塑了石油地缘供需格局,也重塑了国际石油地缘政治。

俄罗斯对于美国借页岩油气的底气频频制裁俄罗斯及其石油公司颇为不满!北溪II号管线刚被制裁,接着对俄罗斯石油公司进行制裁!这种愤怒也是“make sense”的!沙特对页岩油的发展采取温和的态度,增量让出,存量还得欧佩克做主!

新年伊始,伊朗将军尸骨未寒,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全球石油需求遭受冲击,随着疫情的扩散,局面变得越来越悲观!3月6日,欧佩克+减产联盟乌龙会后,沙特愤怒于俄罗斯的背信弃义,开启价格战!

俄罗斯则认为供大于求不是欧佩克造成的,不应该继续减产。而全球疫情也演变为国际公共卫生事件的最高级别“传染病”模式,供需的一增一减之间,2季度全球石油严重供大于求。

以市场价格的驱动进行残酷的产量出清成为眼下的必然,注意不是产能出清。在50-60美元/桶的油价下,页岩油的产量扩张温和,可以实现50-100万桶/日的年增长水平。可以满足目前大部分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长。

页岩油产量900万桶/日规模,其开发方式决定了他既不是成本最高的石油,也不是成本最低的石油。他并不是全球石油资源的边际价格,确实全球石油的边际产量!

因此,价格战下,低成本的产油国和消费国不会降低其产量,产量出清的任务就落到了美国页岩油身上。

但是,显然900万桶/日的页岩油产量消失,美国大兵就又会出现在中东战场上。因此,矮个里挑高个,页岩油里不同公司,不同区块的成本也有差异,因此市场只要找到这个去产能的价格,从市场通过价格的自我修复角度看,就足够了。页岩油这次仍然是打不死的小强。

特朗普不仅要防控疫情,也在思考沙特和俄罗斯的价格战对美国石油独立、石油工业的影响。石油独立才是最根本的利益。沙特增产的能力是300-350万桶/日来算,俄罗斯50万桶/日,其他国家不计(不知道每增产一滴油的边际收益是负的,他们增了干嘛?)。

美国退出350-400万桶来平衡的话,也并不需要美国页岩油全部牺牲。企业可以破产,资源仍然在地下。特朗普不是一个喜欢被被人压制着谈判的人。目前特朗普的应急措施如下:

第一是启动战略石油储备库收储美国原油反正不能低价便宜了其他人。

第二是暂停琼斯法案。琼斯法案也叫“国油国运”法案,必须是美国籍的船才能运输美国的内贸原油。所以在法案下,出现的咄咄怪事就是,由于自己没有船,东海岸的炼厂买不到美湾的便宜油,反而要从国外进口。

现在法案暂停执行,那美湾出口的原油就可以顶掉东部炼厂现在从国外进口的原油。油种性质上也没有大的问题。肥水不流外人田,沙特和俄罗斯愿意打,是他们的事情。

第三,牺牲部分国内高成本的油公司的利益。价格战把战火烧过来了,大家都责无旁贷,该冲锋的冲锋,该牺牲的也要牺牲。由于特朗普在大选年,选票的摇摆州里没有搞石油的,因此,特朗普打心眼里看来还是喜欢低油价。

不过由于美联储救火救得很着急,据说是把最后的水塔都掀翻了。大家不赶紧起来救火,还要卖空趟在地上装死,那就只有活活烧死的份了。低油价反映出来的宏观指标,通胀变成通缩了,美联储也打到了2008年应对的底线,我想特朗普的低油价策略是奏效的。

后面在美国石油公司的愤怒呼声中,在三招之后,还得有其他招使出来才是特朗普。近期有人提出要对OPEC产油国进行反倾销。这个是合理的,因为美国不依赖进口原油,外国原油低价冲击页岩油成本,构成反倾销的合理理由。不反倾销,美国石油独立的核心利益不能受到动摇吧。

沙特生气的是俄罗斯,但是现在看,俄罗斯风雨不动安如山!感觉上,对俄罗斯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是看看页岩油怎么办?二是看看西方金融市场能否扛得住这次危机!沙特无论怎么不满俄罗斯,却又发现马上伤到的是美国。

但油价2014-2016年的下跌,也是页岩油造成的,无论有心还是无意,也顺便报个仇。但问题在于,如果不是有意,那后面就尴尬了。

俄罗斯具有比沙特更宽裕的财政状态,而且对石油收入的依赖没有沙特高。俄罗斯的财政预算平衡油价在40美元之上,而沙特的财政预算平衡油价在80美元之上。

2014-2016年沙特为了应对页岩油冲击已经发动了一轮价格战,但效果并不好,美国页岩油做了短暂休息,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效率的提升,新的成本从之前的80美元很快降到50-55的水平定型。从而使得上一轮价格战,沙特和产油国损失严重。

IEA数据显示,那期间产油国损失了4500亿美元/桶的损失。2015年沙特财政赤字搞到980亿美金,损失了外汇储备2500亿美金。目前的低油价持续下去,沙特预计3-4年也就宣告国家完全破产了。

一场由“新冠肺炎病毒”这只蝴蝶引起的石油和金融飓风,风势正猛,美沙俄三国之间迅速地开展了第一轮博弈高潮。俄罗斯左右逢源,沙特鹰派反击,美国兵来将挡,阵脚不乱。产油国不觉得心疼,消费国看来要在产油的价格战下,向美国学习一下如何保护自己的石油安全和石油工业。做好自己的事!

特朗普在宣布因新冠疫情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的同时,还欲言又止地抛出了一个大雷,这就是国家战略储备(SPR)准备大规模购买原油,甚至以其一贯的夸张风格宣称,准备填满储备库容。

随后能源部负责化石能源的部长助理史蒂芬·温伯格(Steven Winberg)向石油储备办公室(OPR)发出备忘录,责成后者尽快启动购买美国生产原油的程序(initiate the process of puchasing American-made crude oil)。

此前,美国已经宣布暂停上半年的抛储计划,看上去好像美国很快就要正式展开收储,从抛储到收储180度大转弯。特朗普真的能利用战略储备控制油价吗?

首先我们来看下特朗普当政以来的石油政策。特朗普是纽约地产商出身,从没碰过能源业,这和布什父子的德州石油商背景完全不同。不过,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期间,充分利用了能源议题,尤其是页岩油和页岩气,为自己攫取了大把选票。

由于德州由支持石油工业的共和党长期把持,所以特朗普拿下德州这个大票仓毫无悬念。但随着页岩气大规模开发,以及依托页岩气的石化项目投资,美国东北部成了新的能源和化工基地,为萧条的锈带带来了一丝曙光。

最后倒向特朗普的摇摆州中,弗吉尼亚、宾夕法尼亚、俄亥俄都是过去几年页岩气产量暴增的州。这几个州现在甚至有美国能化新月地带(Shale Crescent)的称谓,依托资源优势正在挑战德州长期的统治地位。

石油价格混战,特朗普收储能否控制住油价? 市场行情  第2张

图:随着页岩气的开发,美国东北部锈带摇身一变,成了能化新月地带

特朗普上台初期基本继承了奥巴马的能源政策,包括对内放松页岩油气开发限制,放宽联邦土地上的勘探活动;对外放松原油出口管制,鼓励液化天然气(LNG)出口。他虽然在煤炭领域也有想法,大选期间开过空头支票,但页岩气崛起后,煤炭已无可挽回地步入黄昏。

特朗普不满奥巴马同欧盟和日本旷日持久的自由贸易谈判,认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成果口惠而实不至,它们当年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国能源出口为诱饵换来的,利用了2011年311地震后日本的能源困难,利用了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断供的担忧。

特朗普还看到美国从加拿大进口大量油砂油的事实,这影响了美加之间的经常项目平衡,在无法改变的情况下希望废掉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随着油价在2017年之后的震荡反弹,特朗普方才将重点放到油价上。作为地产商,他对2006年前后,美联储迫于高油价带来的通胀压力逐步加息,最终刺破房地产泡沫导致次贷危机肯定印象深刻。

所以,屡次三番对油价进行口头干预,企图用低油价倒逼美联储停止加息甚至降息,甚至不惜引发市场动荡。当然,这并没有让他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保住众议院,反而间接引发了整整一个季度的市场恐慌。

另一方面,对油价的干预还加深了共和党内部的分裂,因为德州帮显然要为石油工业说话。奥巴马任期内,石油工业分歧主要是放松原油出口让石油开发企业赚钱,还是鼓励成品油出口让炼油企业赚钱,由于很多大石油公司从勘探、开发、炼制垂直一体化,利益还相对容易协调。而特朗普对油价的态度,则让石油工业很不舒服。

特朗普干预油价最有用的手段是抛储,但这其实是奥巴马政府的重要遗产。页岩油革命后美国原油产量飙升后,最终超越了沙特和俄罗斯。美国自产的原油,加上西半球高度可控的供应,特别是近邻加拿大、墨西哥的产量,对于中东及其他地缘政治敏感地区的依赖显著下降,多年来美国梦寐以求的石油安全得到了相当充分保障。

由此而来的是,自两次石油危机以来的原油战略政策出现了松动,美国可能并不需要那么多战略储备,至少不需要按需求来维持战略储备规模,只需要有效覆盖进口就可以了。

按照这一标准,2015年9月美国的原油进口覆盖天数超过了历史峰值,达到了156天,也就是说战略储备允许原油进口断供差不多半年,两年之后又额外增加了100天的覆盖。

同时,还有人提出,当年战略储备购进的时候油价还很低,美国可以通过出售原油战略储备,为非常紧张的联邦预算换取资金,投入到可再生能源开发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

石油价格混战,特朗普收储能否控制住油价? 市场行情  第3张

图:美国原油战略储备对进口的覆盖天数2015年9月创新高

更大的背景是,2010年中期选举共和党控制了国会,屡次利用债务上限来阻挠奥巴马施政,奥巴马政府一直承受着很大的财政压力,最终选择了通过抛储来腾挪资金。上一个这样做的总统是1994年的克林顿,当时为了削减1996和1997财年的预算赤字,抛售过2800万桶的原油储备。

2015年两党预算法案中的第403节和404节,分别规定了多年抛储计划。同年底还通过了《美国地面交通维修方案》(FAST),确定在从2023财年到2025财年抛储6600万桶,来补贴年久失修基础设施的养护和翻新。

奥巴马离任前的2016年底签数了《21世纪治疗法案》,连医疗保健和公共卫生也需要通过抛储来融资,计划抛储2500万桶,并且从2017财年开始执行,谁叫医改法案是奥巴马的心头肉。

特朗普上台后,国会还通过了2018年两党预算法案,计划在2022-2025财年抛储3000万桶,在2026和2027财年再分别抛储3500万桶,总计是1亿桶。最后一项是《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计划在2026和2027财年总共抛储700万桶。

2011年利比亚战争、2011年飓风艾琳、2012年飓风桑迪期间,美国也曾经抛过储。

尤其是2011年那次,为缓解短期供应缺口冲击,美国联合了国际能源署(IEA),美国抛了3000万桶,其他成员国抛了另外3000万桶,是相当大规模的行动,而且抛储之后没有回补。飓风期间抛储规模一般较小,持续时间也很短,而且后期有回补(历史上更著名的案例是卡特里那飓风)。

在此之后,美国又进行了一些短期零星抛储,以便检验原油储备设施的运转能力。但这些和法案规定的抛储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涉及抛储换钱的全部法案加起来,可以让美国原油战略储备在本世纪30年代前降低40%。

过去两年中原油市场每一轮暴跌,其实都有抛储在作祟,但很容易被市场之外的人士所忽略。抛储基本采取了一年两抛的做法:上半年通常从4月底开始,基本到5月底或6月初结束,正好赶在夏季旅游出行用油高峰前;下半年通常从9月底开始,大致在10月底或11月初炼厂检修季结束前完成全年抛储任务量,抛储规模比上半年要略多一些。

按照原定计划,2017-2019年抛储量会逐步升高,2020年抛储量会低于2019年,但同样也有1500万桶。同时,2019年并没有完成抛储计划量,部分量可以移到今年再抛。

所以,即使没有突如其来的疫情,今年上半年油价也不怎么容易涨。

而随着油价的暴跌,特朗普感受到了原油作为商品之王的威力,并且开始担忧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出现连锁反应。此时,油价已经不再是左右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主要因素了,因为全球疫情造成了经济活动量的急剧下滑,石油需求的萎缩幅度短期内不次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本来低油价刺激消费这个命题就有问题,最具决定性的因素还是就业,何况还要考虑能源使用效率持续提升的长期抵消作用,受疫情影响低油价就更刺激不出消费了。OPEC+的联盟瓦解和价格战的再起让油价瞬间崩溃,而且可能比2016年初的低点维持更长时间,很难出现V字型反弹。

一旦页岩油企业在低油价下出现大面积债务违约和公司破产,势必会对金融市场带来新一轮巨大冲击,而且还会带来失业率上升的后果。就算不出现这种最坏局面,我们要知道美国现在实际已经是个石油出口国了,原油、成品油、天然气、化工品出口是其缩小贸易逆差的重点。

虽然形式上OPR已经得到了能源部关于原油收储的指示,但目前来看只是方案准备阶段,实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

原因是抛储全都是法案规定好的,对行政部分有约束力。推迟抛储是特朗普能做到的,但废掉这些法案要国会批准。战略储备象征性购买一点原油也不是不可以,但这距离特朗普的大举建储到满罐的想法距离很大,所花的钱同样要国会单独批准,无法捆绑在防疫紧急拨款中,参众两院会买单才有鬼。

民主党在弹劾失败后依然暗流涌动,借本次疫情正可以给特朗普处处制造麻烦,最好让他在防疫工作中出现重大失误,从而为民主党候选人年底击败他创造条件。特朗普当年一心废掉奥巴马医改法案,民主党现在不仅想让医改法案回来,还要变本加厉,这从来不是秘密,也不只是桑德斯个人的政治主张。

由于医疗保险没有全民覆盖,大规模流行性疾病侵袭时存在风险,这点现在已经暴露了出来。很多共和党议员此时也不好发声,这两天民主党的政治攻势很强,听证会上的质询非常尖锐。

连带的是,特朗普如果要收储原油,提案如何在国会能过关就是问题,这里面充满着政治算计和交易。如果特朗普和共和党不做出重大让步,不要说废掉之前的法案完全没门,收储的钱也不会有预算拨款。

石油价格混战,特朗普收储能否控制住油价? 市场行情  第4张

图:美国历年法案规定的抛储计划,2020年计划抛储量是1500万桶

那么特朗普能不能在不花钱的情况下收储呢?

历史上存在过一种情况,这就是克林顿和小布什任上的Royalty-in-Kind。当时战略储备有缺口,不能达到6亿桶的要求,至少得重新收储1996和1997财年的未执行量。为了能不直接花钱买就完成建储,美国政府推出过原油换资源税的方式,所以这里就把Royalty-in-Kind翻译成“收储抵税”。

“收储抵税”针对在联邦大陆架上开采的原油,那个年代是页岩革命之前,美国原油产量高度依赖墨西哥湾,那里的水域和海底大部分都归联邦政府所有。小布什的能源政策沿袭了克林顿的这一方案,因为他的主要经济政纲是减税,主要外交政策是孤立主义,所以对“收储抵税”更是欢迎。

但“收储抵税”操作程序过于复杂,而且只限于有限的原油供应商,还爆出了官员收受礼赠的贪腐丑闻,因此负责执行的内务部10年后于2009年取消了这个项目。同时,页岩油革命能够今天,主要得益于私人土地上的勘探和开发,就算重启“收储抵税”也很难惠及页岩油企业,因此照此办理的可能性同样也很低。

退一步讲,就算特朗普真的能够成功收储,当下面临的也是全球原油过剩,按照特朗普的一贯调性只收国产原油,这根本无法扭转全球平衡。

况且,美国现在是原油出口国,需要国内价格低于国外价格才能维持出口。收储抬高美国原油价格后,有可能让内外价差消失,损害美国原油的出口竞争优势,并让需求和毛利双重萎缩的美国炼厂雪上加霜。

甚至会使内外价格倒挂,全球的过剩原油会倒灌回美国。2015-2016年上轮油价低迷期间,仅仅因为美国岸上原油仓储成本较低,就有很多原油反向流入美国进行期现套利,导致美国原油商业库存去化缓慢。

全球原油表观需求正常在1亿桶/天左右,如果过剩100万桶/天,也不过就是1%的供过于求,每个月就会多出3000万桶来,差不多3个月就能多出1亿桶来,这个包袱不是光靠战略储备就能背得动的。

OPEC+破裂之后,各国给出的增产总计远超过100万桶/天,而全球需求还在疫情蔓延过程中持续下滑。

总结下来就三句话:第一句,不抛储就很好,还收储想多了;第二句,推迟非取消,早晚还得抛;第三句,全球供应过剩,只收国内何用。

关键词: 美原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