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谷财网,外盘期货低成本交易从这开始

国际外盘期货手续费单边5美金,双边共10美金/手;美黄金、美原油、恒指、德指、美指等品种齐全。无门槛开户,开启低成本交易!

油罐爆炸油价狂飙,人为干预的油价飙涨必不能长久

周三(4月29日),WTI原油期货开盘涨8.2%,报13.35美元/桶。截止10:07,WTI原油期货涨超15%,报14.20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涨逾4%,报23.65美元/桶。 

昨日原油市场经历了一场多空大博弈,WTI原油期货一度下跌超20%后,跌幅急速缩窄至3.5%左右,随后多次上演大涨大跌行情,周二最终结算价为12.34美元/桶,跌3.4%。

金十数据昨日刚刚报道过,例如爆炸袭击这种“人为干预”事件可能是油价逃出生天的希望之一,果不其然,隔夜油价就上演了这一幕,凌晨关于叙利亚油罐爆炸的消息使其脱离盘中最低点。但正如昨日的分析指出,这种人为干预的提振效果是短暂的,因为它们无法最终解决供应过剩的根本问题。截止午后12:41,WTI原油期货日内涨幅收窄至10%以内,报13.54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的涨幅也收窄至2.6%,报21美元/桶。  

不过欧盘油价继续上涨,截至15:09,WTI原油期货涨幅扩大至16.6%,刷新两日高点,报14.32美元/桶;布伦特原油期货涨5%,报21.49美元/桶。

油罐爆炸油价狂飙,人为干预的油价飙涨必不能长久 市场行情  第1张

中东爆炸油价上涨,小心抛售接踵而至

据央视,当地时间28日下午,叙利亚北部由土耳其所控制的阿夫林(Afrin)地区发生了一起汽车炸弹袭击事件,导致多人死伤。叙利亚国家通讯社报道称,袭击发生在阿夫林市区的一处市场,一辆被安放了爆炸装置的油罐卡车被引爆,多人在爆炸中死伤。

以阿夫林市为中心的阿夫林地区位于叙利亚西北端,阿勒颇坐落在其东南。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以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为由对阿夫林地区发起代号为“橄榄枝”的军事行动,并于2018年3月宣布“全面控制”了阿夫林市中心。

包括路透社等外媒报道称,阿夫林发生了“油罐”(oil tanker)大爆炸,油价因此应声走高,一度短暂攀升至每桶13.69美元的高点,随后再次下跌,截止凌晨两点半,收跌44美分或3.4%,至每桶12.34美元。在爆炸的消息传出之前,它的交易价格曾低至10.07美元/桶。

油罐爆炸油价狂飙,人为干预的油价飙涨必不能长久 市场行情  第2张

油罐爆炸油价狂飙,人为干预的油价飙涨必不能长久 市场行情  第3张

零对冲评论称,鉴于过去两个月都是疫情报道占据了新闻头条,期间中东地区相对“安静”,但周二发生的“巨大致命爆炸”改变了这一点,看来全球市场仍然对饱受战争地区发生的动荡不安重大事件颇为敏感。 

辉力期货(Price Futures Group)高级市场分析师Phil Flynn对MarketWatch表示,爆炸的消息引发了原油的“风险溢价”,哪怕是在一个供应严重过剩的市场里,“我们要做的是,确认这是否是一次性事件,以及肇事者是谁。”

6月合约流动性仍主宰着油价

考虑到流动性问题,WTI原油6月合约仍主导着价格波动。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爱德华·莫亚(Edward Moya)在一份报告中表示:

“供过于求的状况将在未来几周内令储能达到极限,油市交易将保持动荡,任何重大反弹之后都可能出现大量抛售,直到整个能源行业开始进一步减产。”

油罐爆炸油价狂飙,人为干预的油价飙涨必不能长久 市场行情  第4张

ING商品策略主管Warren Patterson指出,2020年6月合约的未平仓头寸在上周下降了44%,投资者在提前退出合约,这一举动表明,6月合约将变得越来越缺乏流动性,因此,在到期前,其波动性可能会加剧。

金十数据报道,昨日标普GSCI指数提前把WTI原油6月合约调整至7月合约。它说,实施“计划外的展期”是因为“2020年6月WTI原油合约的价格有可能跌至零或低于零,而且2020年6月合约的未平仓头寸正持续下降”。

另外金十数据昨日也报道,全球最大的石油交易所交易基金——美国石油基金(USO)宣布将在周一到4月30日期间出售全部WTI原油6月合约头寸,每天大约买卖其持仓头寸的三分之一,并从5月1日开始用10天时间移仓。

Tyche Capital Advisors的塔里克•扎希尔(Tariq Zahir)表示,WTI原油被锁定在库欣地区交割,这将加大它的波动性。俄克拉荷马州库欣是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原油期货的交割中心。扎希尔说:

“存储空间正在迅速填满,随着USO和标普GSCI指数更改合约,我们将继续看到6月WTI合约的剧烈波动。WTI油价跌到十几美元乃至个位数都不会另人惊讶,那就是极端波动性。这是一个事实,需求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而供应已用完了存储空间。”

盯紧库欣!

现在交易员们都在盯紧库欣地区的库存数据。今晨公布的API库存数据小于预期,今夜的EIA数据将备受瞩目。

美国至4月24日当周API原油库存增加998万桶,低于预期的增加1060万桶;此外,汽油库存意外减少111万桶,精炼油库存增加546万桶,库欣原油库存增加249万桶。

油罐爆炸油价狂飙,人为干预的油价飙涨必不能长久 市场行情  第5张

库欣的库存能力为7600万桶,截止上周库存共达6000万桶,其中大约200万桶在油管、水路或铁路运输途中,意味着库欣的油罐里共装有5800万桶原油,76%的库容已经填满。高盛分析师此前预言,库欣5月第一周就将耗尽储存空间。 

数据公布前,WTI 原油6月合约徘徊在12.50美元/桶上方,数据公布后回升到13美元上方。扎希尔写道:

“(WTI原油6月合约)价格可能达到20美元,也可能跌到4美元,也可能跌入负值。您正处于史无前例的时期,6月合约一切皆有可能。”

俄克拉荷马州州长凯文·斯蒂特(Kevin Stitt)已经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冠状病毒大流行为“不可抗力”(act of God),以免该州的石油公司因为削减产量或停止生产而被处罚或取消土地租赁合同,直到需求恢复。

俄克拉荷马州的石油监管机构俄克拉荷马州企业委员会(Oklahoma Corporation Commission)上周还通过了一项紧急命令,允许石油生产商在油价非常低、需求萎缩和库存空间短缺的情况下停产,同时保持租赁合同。

美国页岩油巨头——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被石油钻探公司Casillas Petroleum Resource Partners告上了法庭,它被指在油价暴跌之下,毁掉了一笔价值2亿美元的油气交易。

根据诉讼文件,Casillas和大陆资源于3月6日签署了所谓的买卖协议,同意购买Casillas位于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郡(Tulsa County)的油气资产。岂料签署协议的第二天,油价单日暴跌10美元,创下近20年来的最大日跌幅。

Casillas在塔尔萨郡地方法院提起的诉讼中说,“几乎就在合同刚开始执行的同时”,大陆资源就试图以“油气市场变化”为由推迟定于3月底结束的交易。3月24日,大陆资源又在信中援引包括废水事件在内的问题,试图终止该交易。Casillas称,如果大陆资源不履行原始协议,它将面临“无法弥补的伤害”。

大陆资源的代表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大陆资源公司此前还通知至少一家炼油厂,因油价暴跌其无法交付石油。

根据彭博获得的文件,上周一美油期货价格跌入负值后,大陆资源第二天就针对至少一份合同宣布“不可抗力”。它在文件中称,公司无法预见疫情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崩溃,以负价卖油纯属浪费。

大陆资源的一位发言人说,该公司仍继续与采购商密切合作,“无疑,这种大流行带来了不可抗力的条件。”

不可抗力条款通常是在飓风和其他所谓的“天灾”导致公司无法履行合同之后被引用的。随着全球范围内的封锁限制了能源需求和经济活动,这种说法激增。

大陆资源还称,交付原油合同是基于正价格以及在不产生经济浪费的情况下生产和出售石油的能力。该公司在文件中说,目前的情况在商业上是不切实际的。

据路透报道,大陆资源公司已经关闭了北达科他州巴肯油田的大部分页岩油生产。该公司近年来通常不对冲其原油产量,从而使其更容易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上周崩盘之前,大陆资源已经计划将产量削减30%。

拥有该公司约78%股份的创始人哈姆(Harold Hamm)一直在华盛顿积极发声。他说,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犯有“非法”倾销罪,并呼吁美国对其货物征收关税。但代表炼油厂的贸易组织——美国燃料和石化制造商(American Fuel and Petrochemical Manufacturers)在一份声明中说:

“一家公司选择不履行其向炼油厂供应国内原油的合同,同时又要求政府对外国原油施加限制,是高度的虚伪。”

大陆资源公司还就上周一油价跌入负值,向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提出了投诉,并要求CFTC展开调查。

大陆资源称,WTI原油期货合约在上周一一度在22分钟内下跌了约40美元,“这大大增加了人们对市场操纵或新的计算机模型有缺陷的怀疑” ,但芝商所称这种指控“实际上是不准确的”。

这些都是在原油价格空前暴跌的背景下,油气交易陷入困境的最新例子,而大陆资源不是唯一。BP Plc也被迫重新谈判将其阿拉斯加业务出售给Hilcorp Energy Co.的条款,而Devon Energy Corp.必须修改将其北德克萨斯页岩资产出售给Banpu Kalnin Ventures LLC的条款。

可见,对于陷入困境的油企,想要削减规模、降低产量并不是简单的事情。除了关闭油井和重启需要耗费大量成本之外,还涉及很多合同问题。

大陆资源所在的俄克拉荷马州州长凯文·斯蒂特(Kevin Stitt)已经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冠状病毒大流行为“不可抗力”(act of God),以免该州的石油公司因为削减产量或停止生产而被处罚或取消土地租赁合同,直到需求恢复。

俄克拉荷马州的石油监管机构俄克拉荷马州企业委员会(Oklahoma Corporation Commission)上周还通过了一项紧急命令,允许石油生产商在油价非常低、需求萎缩和库存空间短缺的情况下停产,同时不会影响他们的租赁合同。

俄克拉荷马州石油联盟(Petroleum Alliance of Oklahoma)在一份声明中说,他们完全支持州长的做法。声明写道:

“没有立即的救济,俄克拉荷马州的许多油井可能永远都无法恢复。”

但法律人士怀疑俄克拉荷马州这种做法的合法性。

LPD Energy Company的律师兼所有者Tulsan Lee Levinson在周二的电话中说,他支持州长的来信,但并不认为这在法律上是行得通的,他不认为白宫会批准州长的请求。

基纳石油天然气公司( Keener Oil & Gas)总裁、前塔尔萨郡市长杜威·巴特利特(Dewey Bartlett)则说,不管有没有不可抗力,“我想知道像俄克拉荷马州企业委员会这样的机构是否有能力更改合同”。